新闻热线:0349-2077222
广告电话:13103498383
邮箱:[email protected]

垂柳遐思

黄河新闻网 > 朔州频道 >  文化

田野,公园,池塘,随处可见的垂柳,纤细的,长长的柳条像俊俏女人的披肩发。静谧、柔顺、靓丽、舒展和飘逸。

垂柳虽平常,但我偏爱它。我更钟情雨水至惊蛰这个节气间的垂柳。“含风鸭绿粼粼起,弄日鹅黄袅袅垂,”态生烟雾,娇袭柔顺。每每况味,我总是把自己那极其普通的凡胎肉身流放在盛长垂柳的地方,远眺、近端详;仰望、长凝视,抚摸再回首。

鹅黄的渲染,排柳堆烟,薄雾轻纱般的着色淡写;浅绿的铺垫,帘幕重叠,丝绕云缠中的飘风回雪。

我沉醉这个时光,我流连这个景色,我独爱这般媚态,翩跹和那日朗月明中的静雅低沉。

红男绿女寄情于柳,纤弱的柳丝缠绕了太多的离愁别恨。垂柳于我,却是说不尽的感慨、爱怜和由衷的敬意。

实在是不平凡,我赞美的垂柳!

垂柳谦卑。干硕叶翠。它的枝丫总是弯曲柔软的,齐刷刷向下,如箭如丝;它的叶如喙如刀又似眉;它的花苞若桑葚,像猫尾,型似纺锤的谷穗。垂柳低首含颌,永远是饱满禾穗终弯腰的风范。作辑呈敬,谦卑永远是它的品格和宏量大雅。

垂柳低调。自成风格,它从不自诩清高,自傲自大。从不与风筝争高低;从不与松柏比高贵。垂柳随和,随和到头顶苍鹰飞掠而不羡;脚下笙歌燕舞而不惊;炸雷泼雨而不恐……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独守丝丝翠玉条,雪虐霜飞皆为空。

垂柳刚毅。续展年轮,执着地把养分供给每一个部位,保持着枝繁叶茂,生机盎然,展示那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的品格。它顽强地不挑剔,不矫情,适地而生,江南、塞北、泽园、荒丘、水边、宅前屋后,随处都有他简朴的俊美婆娑的身影。

垂柳朴素。从“绿柳才黄半未匀”到“春色三分”,它始终如一,给人以舒适秀丽的绿。它有花不争艳;它有果不炫耀;“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扬花”,它不傲才以骄人,不以宠而作威。随遇而安,隐身埋名。

垂柳忠诚。它万条垂下,眼睛向下向内,含胸收腹,紧紧依偎在根的周围,完完全全的真实,执着地同根深情交流。它居高而能视下,它得势而不忘初衷。本色的流露,完美诠释了绿叶对根的情谊。

垂柳值得赞美。它刚强、随和、不燥、不艳,不傲、朴实、低调,精一树、粹一身、内敛不失奔放,含蓄不骛张扬。有道是:天喧人哗万般啸,独守丝丝翠玉条;雪虐霜飞随它去,和风起舞也妖娆。

面对垂柳,我常常有一种失落,有一种羞愧,有一份不安并质疑自己——

我在灵魂深处拷问自己:四十年前,那个赤丫踩沙土,一把鼻涕,两腮尘泥,光脊露背,头戴柳帽,追逐柳絮,口吹柳笛;背后有羔羊紧随,眼前有儿伴嘻戏;打趴那个革委会主任的浪少公子的顽劣少年又在哪里?!如是,我已真的不是那时的我!我真的很厌烦现在的自己……(文/岳子云)

[编辑:张瑞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