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349-2077222
广告电话:13103498383
邮箱:[email protected]

雨 夜

黄河新闻网 > 朔州频道 >  文化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雨夜。

不管是大雨还是小雨,只要不是闪电雷鸣和狂风大作,什么样的雨都喜欢。

塞北高原,天干物燥,不似江南那种经常性的烟雨朦胧。晋北一带每年七八月份才真正进入了雨季。雨飘起来的时候,深深地吸一口清新的空气,随便把泥土花草树木的味道一并吞没,神清气爽,顿生欢喜。

好像雨天总能把我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特别是夜雨敲窗人未眠时,任凭心情和未来怎样兵荒马乱,窗外的夜雨淅淅沥沥,最终淹没了一堆琐事。

这样的喜欢,按因缘来说,前世一定与雨有着千丝万缕的机缘巧合。抛却因缘之说,世人都求滚滚红尘,生存竞争激烈,生活压力大,难免会有各样的负面情绪。谁不喜欢一个飘着细雨的夜里,退却焦虑和烦躁,远离纷扰,临窗听雨,感受一份清静。

夜雨的魅力,古往今来皆如是。

遍读唐诗宋词元曲,多少夜雨滴落在或是雕栏或是梧桐,或是浮萍或是芭蕉上。听雨其实是在听心,多少人在这个时候触景生情,想什么写什么都是最真实的感官,最纯净的心灵,最多姿的情感。“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是李后主的忧伤;“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是辛稼轩的惆怅;“梧桐更兼细雨,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是李易安的凄楚;“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是陆放翁的期望。

而将听雨境界送上巅峰的大概当属南宋蒋捷的《虞美人 听雨》了。原文是这样的: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同样是听雨,三个阶段,三种滋味,三重境界。少年听雨于嬉游,壮年听雨于苦愁,暮年听雨于尘空。其中滋味如人饮茶,由浓到淡,逝者如斯,浮生若梦。

雨点在跳跃,时空在跳跃,这一听,就在雨中概括了一生。

听雨到了这个境界也是醉了。夜雨的魅力,古往今来皆如是。

遍读唐诗宋词元曲,多少夜雨滴落在或是雕栏或是梧桐,或是浮萍或是芭蕉上。听雨其实是在听心,多少人在这个时候触景生情,想什么写什么都是最真实的感官,最纯净的心灵,最多姿的情感。“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是李后主的忧伤;“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是辛稼轩的惆怅;“梧桐更兼细雨,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是李易安的凄楚;“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是陆放翁的期望。

而将听雨境界送上巅峰的大概当属南宋蒋捷的《虞美人 听雨》了。原文是这样的: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同样是听雨,三个阶段,三种滋味,三重境界。少年听雨于嬉游,壮年听雨于苦愁,暮年听雨于尘空。其中滋味如人饮茶,由浓到淡,逝者如斯,浮生若梦。

雨点在跳跃,时空在跳跃,这一听,就在雨中概括了一生。

听雨到了这个境界也是醉了。(孙淑珍)

 

[编辑:张瑞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