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349-2077222
广告电话:13103498383
邮箱:[email protected]

黄河新闻网 > 朔州频道 >  文化

在闷热难耐的夏日,最恼人的叫声当是蝉鸣。

站在窗前,透过绿树枝枝杈杈的缝隙,可以看到几个黑点俯在树枝上——那就是蝉。

蝉个体虽小,却没有人不惊诧于它高亢的噪音分贝。这边还没停歇,那边就已开腔,不用拉歌,无需指挥,一场宏大的蝉声洪流就开始汹涌了。蝉们扯开喉咙,声震云霄。这样的声音,在困倦的午后,常常让人心生烦躁。你即使费力晃动枝干,它或岿然不动,或“吱”地一声飞向不远处,抗议似的,声音反而更响亮。

读唐诗时,无意读到虞世南的《咏蝉》:“垂帏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虞世南是唐朝大诗人,唐太宗曾多次称赞他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样样令人钦佩,堪称“五绝”。诗人笔下人格化的“蝉”可能带有自喻的意味吧?“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蝉是最应该高叫的,因为它是依靠自身的力量“居高”,它的叫声值得骄傲。这种骄傲蕴含一个道理:品格高洁的人,并不需要某种外在的提携,他靠自身力量,就能声名远播。难怪22岁参加乡试,考了17次,67岁才中进士的清代诗人沈德潜也说:“咏蝉者每咏其声,此独尊其品格。”看来蝉应该是品格高洁、自强不息精神的化身。

蝉的一生短暂而悲壮!

“四年黑暗中的苦工,一个月阳光下的享乐,这就是蝉的生活。”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用精炼的一句话,概括了蝉的一生。小小身躯,四年炼狱,一朝冲破坚土,从树根到树梢,漫漫长途,踽踽独行,要经历怎样的坎坷!还要忍受灵与肉的痛苦,进行艰难而复杂的脱壳,可最后,换来的只是一个月的日晒雨淋,餐风饮露。秋雨过后,蝉已不见,只有挂在枝头的蝉壳,薄而透明,泛着淡黄的光泽,像是蝉孤独的影子——灵魂走了,只有空壳留在世上,说于清风明月细听。从土层深处到树顶枝梢,从体小命短到引吭高歌,蝉的一生虽非轰轰烈烈,却也慷慨悲壮,所以,只有蝉才能叫出这样雄浑激昂的声音。

人生当如蝉,无论生命多么短暂渺小,经历多少坎坷苦难,也要努力进取,登高长鸣,尽展生命芳华,唱响无愧人生!(寇俊杰)

[编辑:张瑞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