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欢迎浏览黄河新闻网朔州频道!
    黄河新闻网朔州频道>>  
思念悠长
编辑:朔州频道    责任编辑:郑斌     2018-04-13 15:47:57        来源:山西日报

思念悠长

一年年的清明节来去匆匆。只是年年岁岁节相似,岁岁年年愁不同。
  记得那年清明节,在太原上班的大舅回来了。大舅不久前查出患了癌症,妈妈千叮咛万嘱咐我们千万别提大舅的病。一番寒暄之后,大舅拉着妈妈的手说:“叶儿,我可能是最后一次回家上坟了,以后你记着给父母上坟。”妈妈抹着泪安慰大舅,我们都红着眼圈。但大舅却很坦然,也很平静,又叮嘱妈妈:“你年龄也不小了,吃饭要注意,少盐多醋,记着多锻炼。”大舅走了以后,表哥表姐在太原买了块墓地安葬大舅。后来每到清明节,妈妈都会在村口朝着太原的方向给大舅烧些纸钱。
  又是一年芳草绿。天空低沉、细雨微微,走在泥泞的乡间小路,我们的心里充满无尽的悲伤。那是堂姐和奶奶相继走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其实直到那时,我才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到了那堆土包与我们的距离,虽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
  堂姐芳比我大1岁,我们上学在同一个班,晚上都随奶奶睡。虽然我俩经常拌嘴打闹,但十分亲。在班里,堂姐学习最好,是班干部,只要我和其他同学有了矛盾,她总会奋不顾身保护我。堂姐27岁那年死于难产大出血。记得那天是五月初一,早熟的麦子都已经搭镰收割了。我正领着女儿云在娘家门前的大槐树下玩,突然听到一阵响亮的鞭炮声(村里从医院回来的死者都要响炮),噩耗随之而至。我撒腿就往堂姐家跑,满脸的泪水模糊了那条熟悉的小路。几个月后,不堪打击的奶奶也撒手人寰。那天祭拜回来的路上,乌云渐渐聚拢,线一般的雨丝,浇灭了墓前星星点点的香火,淋透了祭品,打湿了墓碑,更打痛了我们忧伤的心。
  花雨纷飞,清明又至。这一次看望的是我的妈妈。
  在我眼中,妈妈总是那样精神焕发、健康慈祥。但不知从哪天起,无情的病魔残酷地侵袭了妈妈的身体。她全身僵硬、面无表情、双眼迷蒙,连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虽然我们竭尽全力,上西安到太原,但终无回天之力,饱受病痛折磨的妈妈最终也离开了我们。清明节那天,我们早早来到母亲坟前,坟头那棵柏树在淅淅沥沥的春雨中静默着,老枝和新芽都垂着头淌着泪。四妈在一旁提醒我说:“苗,你妈是新坟,吆喝两声(大声哭)。”但我不会那样吆喝,主要是那种方式淡化不了我的悲伤,也诠释不了我对母亲的爱。四妈不知道,其实在前一天晚上,我就彻夜未眠,流着泪给母亲写好了信。多少次书信思母,无语凝噎;多少次梦里相见,泪洒枕边。那天,我把那封信和纸钱一并烧给了天堂里的母亲,我相信母亲能收到。
  细雨浓愁,思也悠悠、念也悠悠,至此我才真正理解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含义。胡卉苗

关键词: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
 
推荐图片文章  
   
朔州:阳光 ... 朔州老人: ... 朔州市大医 ... 
   
神头发电职 ... 朔城交警及 ... 朔城区法院 ... 
   
朔城交警约 ... 朔州:又是 ... 缅怀先烈 坚...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人员查询    新闻热线:0349-2077222    传真:2150036    监督电话:13103498383    广告:215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