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欢迎浏览黄河新闻网朔州频道!
    黄河新闻网朔州频道>> 朔州人物  
“天下文官祖”之 端人王家屏
编辑:朔州频道    责任编辑:郑斌     2018-03-16 15:20:32        来源:山阴县人民政府网

    数百年来,在三晋大地民间有许多关于“王阁爷”或“王阁老”的传说,其总起的一种说法是“三代帝王师,天下文官祖”,其他奇闻轶事人们口口相传津津乐道三天三夜也讲不完,而多数人连他的真实名“家屏”、字“忠伯”、号“对南”也不知,一些所谓的学者专家句读不识南郭滥吹对王家屏研究不下真功夫捡在篮子里就是菜盲人摸象信口雌黄断章取义自相矛盾愣充大瓣蒜,一些出版物和网络资料良莠不分鱼目混珠有关王家屏的内容也多是剽窃抄袭拾人牙慧人云亦云以讹传讹赚取昧心钱,更有些说法原本想要扩大他身上头上的光环,却满嘴跑马车胡编乱造荒诞不经离奇离谱,吹得玄乎其玄神乎其神,以致于对王家屏伟大品格大有污损的嫌疑了。那么,这“王阁老”王家屏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大明朝嘉靖十六年(丁酉,1537)正月二十三日癸卯,在北京紫禁城里,嘉靖皇帝朱厚熜第三个儿子出生,这就是后来的隆庆皇帝朱载垕;而在此前五十一天的嘉靖十五年(丙申,1536)闰腊月初二日癸丑(公元1537年1月13日),在山西省大同府应州之山阴县城,即今山阴县古城镇治所在,王家屏出生在一个耕读之家,其父亲邑生员石溪公宪武同母亲韩氏妙善时年都二十八岁。襁褓中订亲同庚之州里霍宗岳女。王宪武为改换门庭光宗耀祖一直于山阴城南三十里山寺沙家寺发愤攻读,对儿子王家屏更是寄予厚望。“韩淑人从幄中课之,吾伊声不辍。”(王濬初《先考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赠少保文端府君暨妣赠淑人霍氏封淑人李氏合葬事略》(下简称《事略》))家屏生有异质,四岁能受书,六岁能占对。七岁时,母亲韩氏病逝,二姊出嫁未久卒,弟殇。家屏朝夕依大父儒官黄坡公朝用受学,常被领去乡贤祠瞻拜曾任临邑县令的曾大父王缙像位。八岁时,大父失明,父亲邑居持家,继娶代州振武卫处士梁继宗女。十三岁,考取秀才,补邑诸生,为博士弟子,试辄占首。十五岁时,继母梁氏病逝,盟姻霍女及笄来入室。此后,父继娶邑景聪女。弱冠完婚,妻霍氏未庙见而卒,继娶邑处士李松女。父亲为求学进益,相度在县城西南三十多里的山根南洲庄村购置一院落,辟为书馆,课训子弟。父凡六入棘闱不第,家屏也屡试不利。嘉靖四十三年(甲子,1564),父亲得贡入太学待选做官;闰二月初一日甲戌,长子王濬初诞生;秋闱中举,时二十九岁。闻家屏秋捷,父遂弃贡次返家,日与客饮,指待家屏成器。次年春,参加会试,未被主考吏部左侍郎兼学士高拱与侍读学士胡正蒙看中;夏六月,五十六岁的父亲病逝,遗嘱停柩南洲山庄书馆,守孝苦读。嘉靖四十五年(丙寅,1566)二月,京城在户部云南司主事任上的海瑞为进谏嘉靖皇帝玄修事,自己备下棺材上《天下第一事疏》,引述时语“嘉靖嘉靖,家家干净”作“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皇帝震怒诏逮下狱;在山阴县南洲山庄服丧守制的王家屏闻知海刚峰其人其事颇为敬仰,取南宋文天祥诗句“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意自号为“对南”,亦含乡邑山阴县南正对佛宿山之深意。是年腊月,五十九岁的嘉靖皇帝崩,皇子裕王朱载垕即位改元隆庆,当日亟释海瑞出狱,以在潜邸素闻其剀直故,士论称庆。

    隆庆元年(丁卯,1567)秋,海瑞任往南京;王家屏除服,受前妻兄霍镇东等资助,赴京准备来年应试。隆庆二年(戊辰,1568)二月,会试由少傅大学士李春芳与礼部尚书兼学士殷士儋主考,录取士子四百名,王家屏在内。三月十五日乙丑,参加廷试,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徐阶与少保兼太子太保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张居正等大臣为读卷官。按卷面实际水平,王家屏应是此科状元:“庄皇帝(指隆庆帝)初临轩,策士于庭:‘兵食大计,必有机要。’盖张文忠(指张居正)代言也。首揆徐文贞(指徐阶)曰:‘机要安在?’(张文忠)曰:‘在用人,在责实。’文贞得一卷,其首即此四言,置对大善,以示文忠:‘孰是书生?卬能策事,定我辈中人,宜魁天下。’文忠自疑岂漏言乎?抑之第二。而庄皇帝有他猜,悉罢所拟一甲三人。榜出知为王文端(指王家屏)。举朝属目,名籍籍状元。”(大泌山人李维桢《复宿山房集叙》)所谓隆庆帝对阅卷的阁臣们有所猜忌,据有史料称,其实是罗万化试卷中有语正中隆庆帝之意,遂以原拟罗万化等二甲前三名取代了原拟王家屏等一甲三人。有关此事,王家屏的同年好友、后来任首辅、赐进士及第、光禄大夫、柱国、少傅兼太子太傅、吏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知制诰、经筵、日讲、总裁《国史》、《玉牒》、四明沈一贯在《文端公神道碑铭》中也提到说:王家屏是事实上的“榜眼”,“会先帝手拔三卷”,遂成为二甲第二名。沈一贯所言说明了,王家屏被由“榜眼”移成二甲第二名,但却忽略了由“状元”变成“榜眼”的情节。对于科第名次是状元、是榜眼,还是二甲、三甲,王家屏本人却大不以为然,他在《五律·传胪后作》诗中道:“丈夫廊庙志,不独计班资。”科第的名次可以不计,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六月三日辛巳,王家屏又以高第与同科进士徐显卿、陈于陛、张一桂、沈一贯、李长春、韩世能、贾三近、沈位、田一俊、朱赓、沈懋孝、张位、李熙、林景旸、徐秋鹗、张道明、邵陛、何维椅、李维桢、郭庄、王乔桂、刘东星、于慎行、范谦、张书、李学一、习孔教、刘应麒、郑国仕等共计三十人考选为庶吉士,及一甲三人罗万化、黄凤翔、赵志皋同入翰林院读书。(《明穆宗实录》卷二十一)其《初入翰林自述》诗道:“天辟图书府,斯文今在兹。芸荪萃芳润,葵藿迎朝曦。惭予侧微士,兼收沐皇慈;蓬蒿植兰迳,鹪鹩栖凤枝;生平未知学,世路方多岐。所志贵早辨,勋业由人为。元圣奠姬鼎,一德调商彝。大人已不作,古道犹可追。愿言对青简,澹虑澄玄思;经济筹时略,天人探圣涯。宇宙皆吾事,一念安可欺?譬彼机中素,皎洁防其缁;譬彼山下石,孤贞坚自持。文章乃末技,富贵非吾期。出入感荣遘,朝夕承师资;远心在霄汉,努力酬明时!”时年三十三岁。

    隆庆四年(庚午,1570)三月九日丙子,由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为翰林院编修,补充为《世宗肃皇帝实录》纂修官。隆庆五年(辛未,1573)春,分校礼闱;不久,奉使西出册封蜀藩。隆庆六年(壬申,1572)五月廿六日庚戌,三十六岁的隆庆皇帝朱载垕崩,其将近九周岁的皇太子朱翊钧继位,改元万历。冬十月,家屏又奉命充《穆宗庄皇帝实录》纂修官。

    王家屏满腹经纶,风趣幽默,才思敏捷,一笔好染,“凡为文不属草,含毫沉吟,一挥而就;闭门散帙,不闻诵读声,过目辄不忘。无论大著作出人意表,即谈谑巧捷,四座尽倾。”(李维桢《复宿山房集叙》)大学士张居正对王家屏这位比自己小十一岁而才学卓异的晚生后学一直很器重,许多重大事件的重要文稿都让王家屏草拟;张居正在万历朝担任首辅后,大用戊辰科士子,王家屏是众同学中最早一个被选拔担任帝王师,后来又是最早一个入阁辅政、最早一个成为内阁首辅的。

    万历元年(癸酉,1573)正月初十日辛卯,大学士张居正等请开经筵,王家屏被命为展书官。万历二年(甲戌,1574)七月十七日己丑,以《穆宗实录》成,由翰林院编修升为翰林院修撰。万历三年(乙亥,1575)三月四日癸卯,受命与于慎行、沈一贯等编纂诸司章奏。七月十八日甲寅,以经筵展书官翰林院修撰身份补为日讲官,破了“讲筵必宿儒”的先例。是年四十岁,此时万历皇帝将及十二周岁。要说这少年万历皇帝确是个好学生,他聪明伶俐勤奋好学,有师师济济博学鸿儒的教诲启迪,有母后慈圣皇太后李氏和严相张居正的管束督促,不分寒暑,宵衣旰食,学问进益迅猛。“时上冲龄向学,日御讲殿。家屏从诸耆儒后,音吐朗鬯,开发恳款。上常敛容受之,退谓左右:‘王讲官,端士也!’”(《明神宗实录》卷三百九十一)“上殊眷之,尝命诸讲臣书扇,公书讫误用私印,文忠(指张居正)不可,令窜灭其迹,上问故,谕公复用私印,而手择十扇独畀公书用私印,乃受其宠異如此,每呼公为‘王黑子’。”(李维桢《复宿山房集叙》)八月一日丙寅朔,大学士张居正题请命翰林院日讲官王家屏同日讲官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掌院事申时行等轮记注起居、翰林院侍读罗万化编纂章奏。十月十九日癸未,王家屏与日讲官翰林院编修沈一贯同受补赐御笔“责难陈善”大书各一幅。

    万历四年(丙子,1576)春,以疾请休沐还里。万历七年(己卯,1579)初,诏命还朝,赴京途经北岳恒山行祭;四月初抵京,四月十七日壬辰受命以原任翰林院修撰仍充日讲官。六月十九日癸巳,受命充任《大明会典》纂修官。万历八年(庚辰,1580)三月,充廷试掌卷官。万历十年(壬午,1582)六月二十日丙午,张居正病逝。七月十五日庚午,王家屏由翰林院修撰升为司经局洗马兼修撰掌局印。八月十一日丙申未时,原为宫女被万历皇帝偶幸而有孕受封为恭妃的王氏诞生皇长子。九月廿三日戊寅,王家屏升为右春坊右庶子兼翰林院侍读,照旧掌管局印。万历十一年(癸未,1583)三月三日乙酉,奉命以右春坊右庶子兼翰林院侍读掌左春坊印;是月,充廷试受卷官。五月,考选进士得叶向高、方从哲、郭正域等二十八人改庶吉士,同一甲进士朱国祚、李廷机、刘应秋送翰林院读书。九月廿二日庚子,受命主考会试武举。九月廿四日壬寅,升任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掌院事。万历十二年(甲申,1584)正月廿六日甲辰,受命以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掌院事教习庶吉士;四月廿八日甲戌,升任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并经筵日讲如故;十一月一日癸酉朔,由礼部右侍郎改任吏部右侍郎,兼官并经筵日讲如旧;十二月二日甲辰,升为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入内阁辅政;十二月十九日辛亥,受命充《会典》总裁及同知经筵、日侍讲读。登第甫十六年,“去史官二年即辅政,前此未有也。”(《明史》本传)时年四十九岁。十年讲幄,“谈经燕对,隐讽直谏,其所启佑最多,其受主眷最渥。”(赐进士出身、通议大夫、奉勑提督雁门等关兼巡抚山西地方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前奉勑监军平播加正二品俸周南魏养蒙《复宿山房集叙》)

    万历十三年(乙酉,1585)正月十日壬午,海瑞被起用为南京都察院佥都御史;二月六日丁未,大学士王家屏奉遣祭先师孔子;二月十一日壬子,海瑞由南京都察院佥都御史陞为南京吏部右侍郎;四月十五日丙辰,以大暵从上步祷郊坛中暑被扶归,此事在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一“御辂”亦记,时间上稍有差误;闰九月间,扈从万历帝诣大峪山阅视寿宫,赐一品飞鱼服。是年秋,长子王濬初乡试举解元。万历十四年(丙戌,1586)二月三日戊辰,海瑞由南京吏部右侍郎陞为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屡疏乞休,上不允。八月,王家屏迎养在京的继母景氏亡故,扶柩归,其在内阁之位皇上一直虚席以待。万历十五年(丁亥,1587)冬,海瑞病卒于官,家屏痛失这位良师益友。万历十六年(戊子,1588)三月一日甲申朔,合葬考妣于县北四十里周家庄南岭下敕建之茔;十二月十八日丙申,敕命“升任礼部尚书,仍兼东阁大学士,照旧入阁办事,差官行取驰驿来京。”因病延搁日久,三辞不允,皇上累遣使敦促。

    万历十七年(己丑,1589)初春,在县城捐金建县学校号舍二十四楹;四月初六日壬午由山阴起程,途中半个月,于四月廿一日丁酉到京领命。这时的万历皇帝无人约束任性放纵沉湎酒色怠于朝政,已不像当年勤谨了,学他皇祖考爷嘉靖皇帝的样子常居深宫久不视朝,宫府暌隔,君臣离心。王家屏等候了三个多月见不到皇帝就上疏奏《为朝讲久辍章疏稽留敬效忠规上干圣听以隆政体以慰群情事》,宦官口传圣谕:“王阁老忠爱。”王家屏复疏谢,词甚恳至。翌日,即八月廿六日辛丑,上御门,王家屏始补面恩礼,上顾久之。十二月,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义愤之极上《恭进四箴疏》,言“皇上之恙病在酒、色、财、气者也”,并进而开出医治此四症之“药方”。大学士王家屏正当直阁知其必获罪,疏奏申救,他说:“人主出入起居之节、耳目心志之娱,庶官不及知不敢谏者,辅弼之臣得先知而豫谏之,故能防欲于微渺。今于仁以庶僚上言,而臣备位密勿,反缄默苟容,上亏圣明之誉,下陷庶僚蒙不测之威,臣罪大矣,尚可一日立于圣世哉!”“善养生者,不以无疾而弃攻砭之方;善养心者,不以无过而厌箴规之语……于仁之四箴,以规皇上,则为妄试之医;以备养生,未必非延历之术也……故臣所以谓于仁为忠也。”帝不怿,留中。数日后的万历十八年(庚寅,1590)正月甲辰朔立春,以正旦令节,赐辅臣上尊珍馔。上御毓德宫,召辅臣申时行、许国、王锡爵、王家屏入见于西室。议处雒于仁等事,众辅臣委婉开导终使雒于仁得善去。四位辅臣又提册立东宫事,皇上令面见了九岁的皇长子朱常洛和五岁的皇三子朱常洵。春夏间以久旱自罪乞罢,言:“迩年以来,天鸣地震,星陨风霾,川竭河涸,加以旱潦蝗螟,疫疠札瘥,调燮之难,莫甚今日。况套贼跳梁于陕右,土蛮猖獗于辽西,贡市属国复鸱张虎视于宣、大。虚内事外,内已竭而外患未休;剥民供军,民已穷而军食未裕。且议论纷纭,罕持大体;簿书凌杂,只饰靡文。纲维纵弛,愒玩之习成;名实混淆,侥幸之风启。陛下又深居静摄,朝讲希临,统计臣一岁间,仅两觐天颜而已。间尝一进瞽言,竟与诸司章奏并寝不行;今骄阳烁石,小民愁苦之声殷天震地,而独未彻九阍。此臣所以中夜旁皇,饮食俱废,不能自已者也。乞赐罢归,用避贤路。”不报。时储位未定,廷臣交章请册立。十月,阁臣合疏以去就争。帝不悦,传谕数百言,切责廷臣沽名激扰,指为悖逆。申时行等相顾错愕,各具疏再争,杜门乞去。独家屏在阁,复请速决大计。帝乃遣内侍传语:“期以明年春夏,廷臣无所奏扰,即于冬间议行,否则待逾十五岁。”家屏以口敕难据,欲帝特颁诏谕,立具草进。帝不用,复谕:“二十年春举行。”家屏喜,即宣示外廷,外廷欢然。而帝意实犹豫,闻家屏宣示,弗善也,传谕诘责。时行等合词谢,乃已。明年秋,工部主事张有德以册立仪注请。帝复以为激扰,命止其事。许国执争去,申时行被人言,不得已亦去,王锡爵先以省亲归,家屏遂为首辅。以许国谏疏己列名,不当独留,再疏乞罢。不允,乃视事。

数百年来,在三晋大地民间有许多关于“王阁爷”或“王阁老”的传说,其总起的一种说法是“三代帝王师,天下文官祖”,其他奇闻轶事人们口口相传津津乐道三天三夜也讲不完,而多数人连他的真实名“家屏”、字“忠伯”、号“对南”也不知,一些所谓的学者专家句读不识南郭滥吹对王家屏研究不下真功夫捡在篮子里就是菜盲人摸象信口雌黄断章取义自相矛盾愣充大瓣蒜,一些出版物和网络资料良莠不分鱼目混珠有关王家屏的内容也多是剽窃抄袭拾人牙慧人云亦云以讹传讹赚取昧心钱,更有些说法原本想要扩大他身上头上的光环,却满嘴跑马车胡编乱造荒诞不经离奇离谱,吹得玄乎其玄神乎其神,以致于对王家屏伟大品格大有污损的嫌疑了。那么,这“王阁老”王家屏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大明朝嘉靖十六年(丁酉,1537)正月二十三日癸卯,在北京紫禁城里,嘉靖皇帝朱厚熜第三个儿子出生,这就是后来的隆庆皇帝朱载垕;而在此前五十一天的嘉靖十五年(丙申,1536)闰腊月初二日癸丑(公元1537年1月13日),在山西省大同府应州之山阴县城,即今山阴县古城镇治所在,王家屏出生在一个耕读之家,其父亲邑生员石溪公宪武同母亲韩氏妙善时年都二十八岁。襁褓中订亲同庚之州里霍宗岳女。王宪武为改换门庭光宗耀祖一直于山阴城南三十里山寺沙家寺发愤攻读,对儿子王家屏更是寄予厚望。“韩淑人从幄中课之,吾伊声不辍。”(王濬初《先考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赠少保文端府君暨妣赠淑人霍氏封淑人李氏合葬事略》(下简称《事略》))家屏生有异质,四岁能受书,六岁能占对。七岁时,母亲韩氏病逝,二姊出嫁未久卒,弟殇。家屏朝夕依大父儒官黄坡公朝用受学,常被领去乡贤祠瞻拜曾任临邑县令的曾大父王缙像位。八岁时,大父失明,父亲邑居持家,继娶代州振武卫处士梁继宗女。十三岁,考取秀才,补邑诸生,为博士弟子,试辄占首。十五岁时,继母梁氏病逝,盟姻霍女及笄来入室。此后,父继娶邑景聪女。弱冠完婚,妻霍氏未庙见而卒,继娶邑处士李松女。父亲为求学进益,相度在县城西南三十多里的山根南洲庄村购置一院落,辟为书馆,课训子弟。父凡六入棘闱不第,家屏也屡试不利。嘉靖四十三年(甲子,1564),父亲得贡入太学待选做官;闰二月初一日甲戌,长子王濬初诞生;秋闱中举,时二十九岁。闻家屏秋捷,父遂弃贡次返家,日与客饮,指待家屏成器。次年春,参加会试,未被主考吏部左侍郎兼学士高拱与侍读学士胡正蒙看中;夏六月,五十六岁的父亲病逝,遗嘱停柩南洲山庄书馆,守孝苦读。嘉靖四十五年(丙寅,1566)二月,京城在户部云南司主事任上的海瑞为进谏嘉靖皇帝玄修事,自己备下棺材上《天下第一事疏》,引述时语“嘉靖嘉靖,家家干净”作“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皇帝震怒诏逮下狱;在山阴县南洲山庄服丧守制的王家屏闻知海刚峰其人其事颇为敬仰,取南宋文天祥诗句“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意自号为“对南”,亦含乡邑山阴县南正对佛宿山之深意。是年腊月,五十九岁的嘉靖皇帝崩,皇子裕王朱载垕即位改元隆庆,当日亟释海瑞出狱,以在潜邸素闻其剀直故,士论称庆。

隆庆元年(丁卯,1567)秋,海瑞任往南京;王家屏除服,受前妻兄霍镇东等资助,赴京准备来年应试。隆庆二年(戊辰,1568)二月,会试由少傅大学士李春芳与礼部尚书兼学士殷士儋主考,录取士子四百名,王家屏在内。三月十五日乙丑,参加廷试,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徐阶与少保兼太子太保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张居正等大臣为读卷官。按卷面实际水平,王家屏应是此科状元:“庄皇帝(指隆庆帝)初临轩,策士于庭:‘兵食大计,必有机要。’盖张文忠(指张居正)代言也。首揆徐文贞(指徐阶)曰:‘机要安在?’(张文忠)曰:‘在用人,在责实。’文贞得一卷,其首即此四言,置对大善,以示文忠:‘孰是书生?卬能策事,定我辈中人,宜魁天下。’文忠自疑岂漏言乎?抑之第二。而庄皇帝有他猜,悉罢所拟一甲三人。榜出知为王文端(指王家屏)。举朝属目,名籍籍状元。”(大泌山人李维桢《复宿山房集叙》)所谓隆庆帝对阅卷的阁臣们有所猜忌,据有史料称,其实是罗万化试卷中有语正中隆庆帝之意,遂以原拟罗万化等二甲前三名取代了原拟王家屏等一甲三人。有关此事,王家屏的同年好友、后来任首辅、赐进士及第、光禄大夫、柱国、少傅兼太子太傅、吏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知制诰、经筵、日讲、总裁《国史》、《玉牒》、四明沈一贯在《文端公神道碑铭》中也提到说:王家屏是事实上的“榜眼”,“会先帝手拔三卷”,遂成为二甲第二名。沈一贯所言说明了,王家屏被由“榜眼”移成二甲第二名,但却忽略了由“状元”变成“榜眼”的情节。对于科第名次是状元、是榜眼,还是二甲、三甲,王家屏本人却大不以为然,他在《五律·传胪后作》诗中道:“丈夫廊庙志,不独计班资。”科第的名次可以不计,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六月三日辛巳,王家屏又以高第与同科进士徐显卿、陈于陛、张一桂、沈一贯、李长春、韩世能、贾三近、沈位、田一俊、朱赓、沈懋孝、张位、李熙、林景旸、徐秋鹗、张道明、邵陛、何维椅、李维桢、郭庄、王乔桂、刘东星、于慎行、范谦、张书、李学一、习孔教、刘应麒、郑国仕等共计三十人考选为庶吉士,及一甲三人罗万化、黄凤翔、赵志皋同入翰林院读书。(《明穆宗实录》卷二十一)其《初入翰林自述》诗道:“天辟图书府,斯文今在兹。芸荪萃芳润,葵藿迎朝曦。惭予侧微士,兼收沐皇慈;蓬蒿植兰迳,鹪鹩栖凤枝;生平未知学,世路方多岐。所志贵早辨,勋业由人为。元圣奠姬鼎,一德调商彝。大人已不作,古道犹可追。愿言对青简,澹虑澄玄思;经济筹时略,天人探圣涯。宇宙皆吾事,一念安可欺?譬彼机中素,皎洁防其缁;譬彼山下石,孤贞坚自持。文章乃末技,富贵非吾期。出入感荣遘,朝夕承师资;远心在霄汉,努力酬明时!”时年三十三岁。

隆庆四年(庚午,1570)三月九日丙子,由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为翰林院编修,补充为《世宗肃皇帝实录》纂修官。隆庆五年(辛未,1573)春,分校礼闱;不久,奉使西出册封蜀藩。隆庆六年(壬申,1572)五月廿六日庚戌,三十六岁的隆庆皇帝朱载垕崩,其将近九周岁的皇太子朱翊钧继位,改元万历。冬十月,家屏又奉命充《穆宗庄皇帝实录》纂修官。

王家屏满腹经纶,风趣幽默,才思敏捷,一笔好染,“凡为文不属草,含毫沉吟,一挥而就;闭门散帙,不闻诵读声,过目辄不忘。无论大著作出人意表,即谈谑巧捷,四座尽倾。”(李维桢《复宿山房集叙》)大学士张居正对王家屏这位比自己小十一岁而才学卓异的晚生后学一直很器重,许多重大事件的重要文稿都让王家屏草拟;张居正在万历朝担任首辅后,大用戊辰科士子,王家屏是众同学中最早一个被选拔担任帝王师,后来又是最早一个入阁辅政、最早一个成为内阁首辅的。

万历元年(癸酉,1573)正月初十日辛卯,大学士张居正等请开经筵,王家屏被命为展书官。万历二年(甲戌,1574)七月十七日己丑,以《穆宗实录》成,由翰林院编修升为翰林院修撰。万历三年(乙亥,1575)三月四日癸卯,受命与于慎行、沈一贯等编纂诸司章奏。七月十八日甲寅,以经筵展书官翰林院修撰身份补为日讲官,破了“讲筵必宿儒”的先例。是年四十岁,此时万历皇帝将及十二周岁。要说这少年万历皇帝确是个好学生,他聪明伶俐勤奋好学,有师师济济博学鸿儒的教诲启迪,有母后慈圣皇太后李氏和严相张居正的管束督促,不分寒暑,宵衣旰食,学问进益迅猛。“时上冲龄向学,日御讲殿。家屏从诸耆儒后,音吐朗鬯,开发恳款。上常敛容受之,退谓左右:‘王讲官,端士也!’”(《明神宗实录》卷三百九十一)“上殊眷之,尝命诸讲臣书扇,公书讫误用私印,文忠(指张居正)不可,令窜灭其迹,上问故,谕公复用私印,而手择十扇独畀公书用私印,乃受其宠異如此,每呼公为‘王黑子’。”(李维桢《复宿山房集叙》)八月一日丙寅朔,大学士张居正题请命翰林院日讲官王家屏同日讲官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掌院事申时行等轮记注起居、翰林院侍读罗万化编纂章奏。十月十九日癸未,王家屏与日讲官翰林院编修沈一贯同受补赐御笔“责难陈善”大书各一幅。

万历四年(丙子,1576)春,以疾请休沐还里。万历七年(己卯,1579)初,诏命还朝,赴京途经北岳恒山行祭;四月初抵京,四月十七日壬辰受命以原任翰林院修撰仍充日讲官。六月十九日癸巳,受命充任《大明会典》纂修官。万历八年(庚辰,1580)三月,充廷试掌卷官。万历十年(壬午,1582)六月二十日丙午,张居正病逝。七月十五日庚午,王家屏由翰林院修撰升为司经局洗马兼修撰掌局印。八月十一日丙申未时,原为宫女被万历皇帝偶幸而有孕受封为恭妃的王氏诞生皇长子。九月廿三日戊寅,王家屏升为右春坊右庶子兼翰林院侍读,照旧掌管局印。万历十一年(癸未,1583)三月三日乙酉,奉命以右春坊右庶子兼翰林院侍读掌左春坊印;是月,充廷试受卷官。五月,考选进士得叶向高、方从哲、郭正域等二十八人改庶吉士,同一甲进士朱国祚、李廷机、刘应秋送翰林院读书。九月廿二日庚子,受命主考会试武举。九月廿四日壬寅,升任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掌院事。万历十二年(甲申,1584)正月廿六日甲辰,受命以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掌院事教习庶吉士;四月廿八日甲戌,升任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并经筵日讲如故;十一月一日癸酉朔,由礼部右侍郎改任吏部右侍郎,兼官并经筵日讲如旧;十二月二日甲辰,升为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入内阁辅政;十二月十九日辛亥,受命充《会典》总裁及同知经筵、日侍讲读。登第甫十六年,“去史官二年即辅政,前此未有也。”(《明史》本传)时年四十九岁。十年讲幄,“谈经燕对,隐讽直谏,其所启佑最多,其受主眷最渥。”(赐进士出身、通议大夫、奉勑提督雁门等关兼巡抚山西地方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前奉勑监军平播加正二品俸周南魏养蒙《复宿山房集叙》)

万历十三年(乙酉,1585)正月十日壬午,海瑞被起用为南京都察院佥都御史;二月六日丁未,大学士王家屏奉遣祭先师孔子;二月十一日壬子,海瑞由南京都察院佥都御史陞为南京吏部右侍郎;四月十五日丙辰,以大暵从上步祷郊坛中暑被扶归,此事在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一“御辂”亦记,时间上稍有差误;闰九月间,扈从万历帝诣大峪山阅视寿宫,赐一品飞鱼服。是年秋,长子王濬初乡试举解元。万历十四年(丙戌,1586)二月三日戊辰,海瑞由南京吏部右侍郎陞为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屡疏乞休,上不允。八月,王家屏迎养在京的继母景氏亡故,扶柩归,其在内阁之位皇上一直虚席以待。万历十五年(丁亥,1587)冬,海瑞病卒于官,家屏痛失这位良师益友。万历十六年(戊子,1588)三月一日甲申朔,合葬考妣于县北四十里周家庄南岭下敕建之茔;十二月十八日丙申,敕命“升任礼部尚书,仍兼东阁大学士,照旧入阁办事,差官行取驰驿来京。”因病延搁日久,三辞不允,皇上累遣使敦促。

万历十七年(己丑,1589)初春,在县城捐金建县学校号舍二十四楹;四月初六日壬午由山阴起程,途中半个月,于四月廿一日丁酉到京领命。这时的万历皇帝无人约束任性放纵沉湎酒色怠于朝政,已不像当年勤谨了,学他皇祖考爷嘉靖皇帝的样子常居深宫久不视朝,宫府暌隔,君臣离心。王家屏等候了三个多月见不到皇帝就上疏奏《为朝讲久辍章疏稽留敬效忠规上干圣听以隆政体以慰群情事》,宦官口传圣谕:“王阁老忠爱。”王家屏复疏谢,词甚恳至。翌日,即八月廿六日辛丑,上御门,王家屏始补面恩礼,上顾久之。十二月,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义愤之极上《恭进四箴疏》,言“皇上之恙病在酒、色、财、气者也”,并进而开出医治此四症之“药方”。大学士王家屏正当直阁知其必获罪,疏奏申救,他说:“人主出入起居之节、耳目心志之娱,庶官不及知不敢谏者,辅弼之臣得先知而豫谏之,故能防欲于微渺。今于仁以庶僚上言,而臣备位密勿,反缄默苟容,上亏圣明之誉,下陷庶僚蒙不测之威,臣罪大矣,尚可一日立于圣世哉!”“善养生者,不以无疾而弃攻砭之方;善养心者,不以无过而厌箴规之语……于仁之四箴,以规皇上,则为妄试之医;以备养生,未必非延历之术也……故臣所以谓于仁为忠也。”帝不怿,留中。数日后的万历十八年(庚寅,1590)正月甲辰朔立春,以正旦令节,赐辅臣上尊珍馔。上御毓德宫,召辅臣申时行、许国、王锡爵、王家屏入见于西室。议处雒于仁等事,众辅臣委婉开导终使雒于仁得善去。四位辅臣又提册立东宫事,皇上令面见了九岁的皇长子朱常洛和五岁的皇三子朱常洵。春夏间以久旱自罪乞罢,言:“迩年以来,天鸣地震,星陨风霾,川竭河涸,加以旱潦蝗螟,疫疠札瘥,调燮之难,莫甚今日。况套贼跳梁于陕右,土蛮猖獗于辽西,贡市属国复鸱张虎视于宣、大。虚内事外,内已竭而外患未休;剥民供军,民已穷而军食未裕。且议论纷纭,罕持大体;簿书凌杂,只饰靡文。纲维纵弛,愒玩之习成;名实混淆,侥幸之风启。陛下又深居静摄,朝讲希临,统计臣一岁间,仅两觐天颜而已。间尝一进瞽言,竟与诸司章奏并寝不行;今骄阳烁石,小民愁苦之声殷天震地,而独未彻九阍。此臣所以中夜旁皇,饮食俱废,不能自已者也。乞赐罢归,用避贤路。”不报。时储位未定,廷臣交章请册立。十月,阁臣合疏以去就争。帝不悦,传谕数百言,切责廷臣沽名激扰,指为悖逆。申时行等相顾错愕,各具疏再争,杜门乞去。独家屏在阁,复请速决大计。帝乃遣内侍传语:“期以明年春夏,廷臣无所奏扰,即于冬间议行,否则待逾十五岁。”家屏以口敕难据,欲帝特颁诏谕,立具草进。帝不用,复谕:“二十年春举行。”家屏喜,即宣示外廷,外廷欢然。而帝意实犹豫,闻家屏宣示,弗善也,传谕诘责。时行等合词谢,乃已。明年秋,工部主事张有德以册立仪注请。帝复以为激扰,命止其事。许国执争去,申时行被人言,不得已亦去,王锡爵先以省亲归,家屏遂为首辅。以许国谏疏己列名,不当独留,再疏乞罢。不允,乃视事。

万历二十年(壬辰,1592)正月廿一日壬午,礼科都给事中李献可等奏请豫教皇子,言甚切。上以“小臣烦激违旨侮君”,降献可职调外任,余俱夺俸。王家屏封还御批,谏言:“详阅疏词,第请豫教,非请册立。皇上念豫教当早,宜纳其言;即不然,宜贷其过。而遽加降罚,窃恐转滋争论,烦聒无宁时。”帝益怒,谴谪者相属。家屏遂引疾求罢,上言:“汉汲黯有言:‘天子置公卿辅弼之臣,宁令从谀承意、陷主于不义乎?’每感斯言,惕然内愧。顷年以来,九阍重闭,宴安怀毒;郊庙不飨,堂陛不交;天灾物怪,罔彻宸聪;国计民生,莫关圣虑。臣备员辅弼,旷职鳏官,久当退避。今数月间,请朝讲,请庙飨,请元旦受贺,请大计临朝,悉寝不报。臣犬马微诚,不克感回天意,已可见矣!至豫教皇储,自宜早计,奈何厌闻直言,概加贬谪?臣诚不忍明主蒙咈谏之名,熙朝有横施之罚,故冒死屡陈;若依违保禄,淟涊苟容,汲黯所谓‘陷主不义’者,臣死不敢出此!愿赐骸骨还田里。”帝得奏不下。次辅赵志皋亦为家屏具揭。帝遂责家屏“希名托疾”。家屏复奏言:“名,非臣所敢弃;顾臣所希者,陛下为尧、舜之主,臣为尧、舜之臣,则名垂千载,没有余荣。若徒犯颜触忌,抗争偾事,被谴罢归,何名之有?必不希名,将使臣身处高官,家享厚禄,主愆莫正,政乱莫匡,可谓不希名之臣矣,国家奚赖焉?更使臣弃名不顾,逢迎为悦,阿谀取容,许敬宗、李林甫之奸佞无不可为,九庙神灵必阴殛,臣岂特得罪于李献可诸臣已哉!”疏入,帝益不悦。遣内侍至邸,责以“径驳御批,故激主怒,且托疾要君”。家屏言:“言涉至亲,不宜有怒;事关典礼,不宜有怒。臣与诸臣但知为宗社大计,尽言效忠而已,岂意激皇上之怒哉?”于是求去益力。而此时离他任职考满已不到两个月,有人劝他少濡忍以就大事。家屏曰:“人君惟所欲为者,由大臣持禄、小臣畏罪,有轻群下心。吾意大臣不爱爵禄、小臣不畏刑诛,事庶有济耳!”众服其言。“是时,主器未定,公车之章十九寝阁,人心摇摇。先生适独身守直,尝一日而中旨七下,大约微匿其端以为尝。先生条答侃侃,引大义力诤。最后旨出,语濅迫,时日下崦嵫矣;先生急,不及授简,直口语中使:‘老臣七尺,一日未蓐蝼蚁,终不敢狥主非礼。’中使失色股弁去。居无何,上忽传语尚方,促选玉带将赐王先生,先生亦为弗闻也者,上意愈不怿。”(赐进士徵仕郎中书舍人年家后学沈珣《王文端公奏疏序》)这位三十岁的万历皇帝整日价与郑贵妃如蜜糖一样地胶着着早默许下要立他俩生下的皇三子朱常洵为后继者,因而对这位与他皇考年岁相髣髴、辅导自己从少年到成年仍这么认真固执坚持保守祖宗法度的师相“王阁老”是爱恨交加恩威并施,为了挽留并让家屏屈服甚至威胁说要取先生性命。“上嚄唶谓:‘夫夫傲弄人主为名高,是颈立堪膏吾属镂耶?’时先生席藁累日,中外皇皇,谓且有白冠剺缨之事,而先生故夷然自慰也:‘尧舜在上,必不使吾为龙比。’”(沈珣《王文端公奏疏序》。龙比,指(关)龙逢(亦作“龙逄”)、比干。)赶上本年科考又要廷试了,王家屏给出完策题就又以病辞免廷试主持并乞罢,万历帝知家屏终不肯复留而诏驰传归。即于三月十八日戊寅离京,四月初二日辛卯回到山阴故里,常居于南洲山庄,并以县名由来之南屏恒山支脉翠微山一峰“佛宿山”(俗谓草垛山,亦名复宿山)命名书房为“复宿山房”。六年政府,三年执政;柄国半载,强半杜门。“以戆直去国,朝野惜焉!”(《明史》本传)

万历二十一年(癸巳,1593)十一月初二日壬子,妻子李氏病逝。周年后卜葬于县西北三十里桑干河九龙湾河阳堡西侧,并迁葬前妻霍氏同冢。万历二十五年(丁酉,1597),捐资躬督建河阳桥。万历二十九年(辛丑,1601)十月,皇太子朱常洛立,“正位东宫,上未尝不肃公用公言也。”(沈一贯《文端公神道碑铭》)“天下咸服天子之圣神,而谓公所感悟力亦居多。”(赐进士出身、赞善大夫、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知经筵日讲制诰、门生叶向高撰《复宿山房集序》)万历三十年(壬寅,1602),蒙覃恩进光禄大夫、柱国、经筵日讲官、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万历三十一年(癸卯,1603)十二月廿一日庚戌大寒(公元1604年1月2日),卒于山阴家中,享年六十八岁。“公以议册立不合去,然上从造膝来称公‘端人’,早登筵大用;虽去未尝忘,方将起之而不待也。”(沈一贯《文端公神道碑铭》)遗侧室林氏、徐氏、门氏及八子二女。

那时的雁北山阴县“广五十里,袤七十里,周围三百五十里……居然一冠带之区,而又列于荒徼……虏易驰突,兵马灾疫,城乡不过六十村堡,人口将及六千余众。”(明刘以守《山阴县志》)。就在这么一个边陲小县的荒漠上诞育出王家屏这样的一个人,他吸吮着山阴县这块贫瘠土地的乳汁成长起来,跨越关山,步入京城,在芸芸江南才子的风起云涌之中,跻身登上了大明王朝的权力顶峰。或许有人觉得王家屏真是想不开:好不容易到了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地步,既有这么好的皇帝老儿倚重看好,你也乐得明哲保身当好好先生,管他三七二十一还是四七二十九,“羊羔美酒天天有,稀里糊涂度春秋”!甚至拿出一些当官的奉为圭臬的“弯如弓,可封侯;直如弦,死道边”、“哄死人,不偿命”以及《红灯记》里日本鬼子鸠山劝说李玉和那一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市侩信条来衡量揶揄“王阁老”,那真是鬼灵精“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难怪面对红尘滚滚衣冠楚楚世俗百态走肉行尸,有人喟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

诚然,王家屏绝非脱离凡尘的神仙不食人间烟火,他不是不谙世道不通情理,他也有父老乡亲故旧新朋二妻三妾七情六欲,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迎来送往应和酬答,但他心地良善热肠古道是一个读经史学圣贤修齐治平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智节仁勇兼备的人,他做人做事讲原则有尺度负责任敢担当,以道事人用行舍藏,胸襟磊落光明正大;他不是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不择手段投机钻营鼠肚鸡肠睚眦必报口蜜腹剑两面三刀的人,没有花花肠子弯弯绕儿,更没有阴险狠毒暗室亏心,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这几样不仅他自己不会,而且也没有这样鸡鸣狗盗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狼狈为奸。

他在预修《世宗实录》时,秉笔直书首辅高拱兄捷前为操江都御史以官帑行贿大学士赵文华的劣迹。万历初年,他的一个亲戚在大同吃了官司,向他求助,不得已他写信给大同知县吕坤请帮忙,被以“案件已决结,不能再更改”为由而婉拒,他非但没有因此忌恨吕坤,反而对其秉公办事由衷地佩服、称赞乃至赏识,后来在他到吏部任职时还向僚友们说:“天下第一不受请托者,无如大同令也。”他对待权相张居正始终秉持大节,众所周知,毋庸赘言。在他担任首辅后,阅视山西边务兵科给事中张贞观参论原任巡抚李采菲涉及到他,指称餽遗括取赃罚云:“大学士王家屏坚白不滓,盖皇上所素谅,而讬言节仪之餽,册开不下数百。”王家屏如实禀奏:“臣一见不胜骇愕、不胜愧愤。采菲向为司道备兵朔州,臣之室庐在其车下,迨其隆任本省巡抚,适臣起家入京,节仪。”(《万历起居注》)并求去位,皇上不许。

有阅视大同边务光禄寺少卿曾乾亨条陈汰冗减俸,在京军官听信流言谓各官俸粮议行裁减群聚入长安门内欲候辅臣控诉,适遇乾亨兄工部尚书曾同亨入朝,“诸卫官遮诉于前,司空(指工部尚书曾同亨)不得行,众益呼譟争掷砖石,禁庭大沸。府君闻状即趋出面谕曰‘天下有叛军,宁有叛官?汝曹敢于禁地窘辱尚书耶?’诸卫官皆散去。已下兵部议,大司马(指兵部尚书石星)恇怯不知所为,夜见府君乞不问,府君不应,揭请谕五府官诘主名寘之法,事遂定。朝绅咸谓府君能镇静应猝,安反侧之变,上闻亦嘉叹不已。”(王濬初《事略》)

相传,王家屏在为辅相时,在山阴城老家里因与邻家为争宅院边界而致书在北京为官的他,他回信说:“千里捎书为堵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见信后,家人与邻家都各相让出三尺,使得中间形成了一条通道,此后人们为了感念“王阁爷”的德行而把该巷道叫作了“仁义巷”。这要比清代南方某地“六尺巷”的来历早多了。罢归家居时,朝鲜用兵,他贻书经略顾养谦曰:“昔卫为狄灭,齐桓率诸侯城楚丘,《春秋》高其义,未闻遂与狄仇,连诸侯兵以伐之也。今第以保会稽之耻,激厉朝鲜,以城楚丘之功,奖率将吏,无为主而为客,则善矣。”养谦不能用,朝鲜兵数年无功。其深识有谋,皆此类也。再比如,晋北人口头上常说的“王阁爷送女儿——就这一遭”的歇后语,就蕴涵着他忧国忧民廉洁自律的无限深情。

因为山阴县地在边塞常遭虏害,王家屏曾在雁门关南代州城别置房屋居住一段时日,原想举家移居关内,终因重土难迁及家庭用度恤捐周济人众致日益拮据困窘,只得把代地房屋卖掉仍回到山村,后来连跟随多年的仆人也不辞而别,去世后若不是朝廷赐予祭葬,家里的光景竟至于连丧葬事也办不了了。就在他病笃弥留之际,做梦还同文庄公马自强应制作《题<献芹献曝图>》诗。“乃没,知与不知无不悼惜,盖自嘉、隆以来,相臣之精忠劲节取信于上下、名实纯备终始无瑕,罕有及公者。”(赐进士出身、资善大夫、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知经筵日讲制诰、门生叶向高《复宿山房集序》)天子闻讣而震悼,赐祭葬如一品礼,加祭四坛,诰赠少保,特谥曰文端——“勤学好问曰文,守礼执义曰端。”荫一子为中书舍人。御修坟茔。万历三十二年(甲辰,1604)十一月八日甲申,葬于河阳堡西侧之兆域佳城,诏祭配累赠淑人霍氏、累封淑人李氏并祔焉。

泰昌元年(是万历四十八年(庚申,1620))十一月二十六日己亥,天启皇帝(是明熹宗朱由校,于万历四十八年九月初六日庚辰即位,其皇考明光宗朱常洛在位仅月余,故仍用泰昌年号)诏加赠旧辅王家屏太保,荫一子尚宝司司丞,仍照考满例给与一品应得诰命。十二月十八日辛酉,诰命加赠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太保,并荫一子任尚宝司丞。诰文曰:“盖上以终当相信之心,持坚不可开之势;兼以时有可乘之惑,掩必无终晦之明。乃因势以启其心,希缘明以破其惑;喜引之爵名而不顾,怒加之放逐而不移。经纶竭补衮之才,肝胆倾回天之力。岂独群情倚以为重,遂开仁爱之心;抑且九重據以为辞,藉塞谗讥之口。倡天下以必不可回之正志,见朝庭有谊不恋位之大臣……惟是执宪典以陈谟,乃能佐辔衔而驭世。人知直言不讳其气神,不知婉画开陈其心苦;人知正色有辞其力大,不知当机立断其识沉。盖燮调勋茂于格心,羽翼功成于佐圣。老成既谢,典刑尚可风人;忠悃不磨,丰采犹能裨治。赞书无斁,旧德唯馨!”

《明史》说他“性忠谠,好直谏”;“每议事,秉正持法,不亢不随”,“有知未尝不言,言未尝不尽;事有未当,未尝不相与评驳”,“未尝着一成心,徇一偏见”,也“未尝纳一私交,出一私语”;正人在位,“正色立朝”;“制行端严,推诚秉公,百司事一无所挠”。正如他在《答冯文所宪使》中所说:“回想数年政府,尺寸无称,惟独内不敢求知于宦官宫妾,外不敢得罪于贤士大夫。进无隐情,退无私客,解官而返家,徒四壁萧然寒儒,此可不愧于心,不愧于知己者也。”他给首辅沈一贯的回信中说:“盖弟在政府时无他长,惟不植私交,不洩禁中语,与姑苏(指申时行)、新安(指许国)、太仓(指王锡爵)无枘鑿也,是则退而可以无怍者耳!”“道不苟容,弃官如屣;义不苟免,视死如饴。”(王家屏《祭舅氏韩公》)他的家庭渊源自不必多说了,“北边以武健雄资为豪,而王氏独世世长厚,好文学,积源流庆,实生天德。”(沈一贯《文端公神道碑铭》)“方幅严整,气岸高峻,若三门砥柱屹立狂澜之中,千古不移也!”(李维桢《大泌山房集》)人们说他是朝廷股肱、国家栋梁,也多有说是“社稷之臣,非人臣也。”屡被荐,顾宪成等人因而获罪。可惜的是他那个不争气的学生万历皇帝不能善始善终,“酒色财气”内外交困贻祸致于身后二十四年子孙殒命大明覆亡,那是后话了。

王家屏一生作为不小,作品也不少,但多立就章未存底稿,故散失居多。王家屏去世后,其长子王濬初、次子王湛初裒辑成帙为《复宿山房集》四十卷,于万历三十八年(庚戌,1610)刊出;后于万历四十年(壬子,1612)、四十五年(丁巳,1617)又分别刊出《王文端文集》若干卷、《王文端公奏疏》四卷、《王文端公诗集》二卷、《王文端公尺牍》八卷。《皇明经世文编》录王家屏文稿多篇,《明文海》录王家屏为故首辅张四维作《條麓堂集序》等文。清康熙《御定书画谱·书家传二十三·明五》有王家屏;康熙《御选明诗》录王家屏七言古诗《恭题文皇帝四骏图》之《赤兔》、《黄马》与五律《玉河新柳》计三首;《明诗综》录王家屏七言古诗《恭题文皇帝四骏图》之《龙驹》、《赤兔》、《枣骝》、《黄马》与五言古诗《初入翰林自述》、五律《玉河新柳》计六首,且在王家屏小传后言道:“文端立朝侃侃不阿,因一谏官力争去位,风节固不可及,诗亦雍容和雅,不失正始之音。”但在康熙《御选明诗》与《明诗综》等书王家屏小传中有关其“东阁大学士”皆误为“文渊阁大学士”。清《四库全书》采集《王文端公奏疏》、《王文端公诗集》、《王文端公尺牍》为《王文端公集十四卷》。

有人说王家屏在罢官后著书立说,这纯属想当然。王家屏除了长时间在南洲山庄训课子弟、闲来读书外,偶尔也去县南沙家寺、瑞云寺、香山、草垛山、馒头山游憩,与乡友结社锤炼诗文,但所作诗文皆有感而发因事应时经世致用,绝没有闲情逸致风花雪月故作扭捏无病呻吟。至于有人说《金瓶梅》是王家屏所作,那是因为他不了解王家屏,既不知道他的身世,也没有通读过他的作品,甚至连《金瓶梅》这种三流文人自曝私生活式样的世情小说也没有好好看过,爆出此说法之始作俑者其人连个文人都称不上不学无术胸无点墨穷极无聊妄生臆想含沙射影大放厥词,世间本来就多心术不正无事生非歪理邪说欺世盗名造谣惑众从中渔利者;“谣言止于智者”,只要大家稍为动动脑筋、设身处地仔细玩味玩味,再自己动手翻阅看看琢磨琢磨,正知正见不难产生,千万别忘了王家屏是“文端公”啊!就他这样一个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特立不群威武不屈始终坚贞顶天立地的伟大人物,无论如何也不至于人格分裂扭曲成像那些“满嘴里的仁义道德,满脑子的男盗女娼”的伪君子,更不至于卑鄙龌龊亵玩猥琐化名成为诲淫诲盗如数家珍的什么“兰陵笑笑生”、“欣欣子”。“山阴佛宿山,文殊所经行处,公更名山房‘复宿’而《集》系之,自有取义在,亦‘文端’之一端也。”(李维桢《复宿山房集叙》)

就是这样,王家屏生在嘉靖,发迹隆庆,师相万历,官至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从没转殿阁,没任过“文渊阁大学士”,更没有什么“文源阁”。“王阁老”最早是万历皇帝对师相王家屏的敬爱称呼,那时他还位在四辅之末,通观万历朝十多位内阁辅相,得万历皇帝敬称为“阁老”者也止二、三人。事实胜于雄辩。说王家屏是“三代帝王师”纯属误传,可要说是“天下文官祖”却当之无愧。虽然在历代士大夫中不乏谥号“文端”者,可能像王家屏一样铁骨铮铮正气凛凛浩荡乾坤壮阔朝野,而且在泱泱大囯的文明史册上树立起一个“守礼执义”端方之士形象的却绝无仅有。2012年9月9日,中国明史学会秘书长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张宪博与笔者交谈时说:“王家屏确实了不得,是明代历史上唯一没有污点的高官。”诚如万历年汤宾尹在《合祭王文端文》中道:“惟公秉枢,与其归田,自初迄终,壹迹无愆。正色立朝,纯固格天。”“功将身退,道与名完。凡百钦公,风仪岩岩。内廷矢谟,外不闻半。公之大者,别有悃丹……黾勉规随,瞠乎莫前;夺我典刑,仰止邈绵!”因而毫不夸张地说,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乃至将来,王家屏都为世人树起了为学做人的楷模。

万历年御修王家屏父王宪武墓在今山阴县北周庄村南一公里处,屋宇砖砌,规模宏大,占地十亩左右,正面响堂座西偏北,南北各有侧室,内有时任首辅大学士申时行所撰写的墓表碑,原坟门之前还树有与王家屏同朝任大学士王锡爵撰写的神道碑铭。门外东南方向还有两排石柱、石人、石兽等。御修王家屏坟墓在山阴县河阳堡村北桑干河旁,占地十五、六亩,堂宇也是砖砌结构,内有万历、泰昌、天启所颁诰赠、勑赠、诰命勒石碑。东正砖卷响堂内有勑命诰赠碑五通,门头上石刻牌曰“纶褒堂”;西正砖卷响堂内有勑命碑二通,门头上石刻牌曰“禴祀堂”。东侧房三间,门上石刻牌曰“礼器库”;西侧房三间,门上石刻牌曰“明粢廩”。砖卷坟门一座,上石刻牌曰“山河奥壤”。坟门外有白石柱一对、旗杆一对、石人一对、石马一对、石虎一对、石羊一对分为两列,松柏环绕。坟南里许,有御修门堂三间,门上石刻牌曰“灵承天宠”,东间有大学士沈一贯撰写之《文端公神道碑铭》,西间有大学士朱赓撰写之《文端公墓表》,门前有石狮子一对。有名士吏部验封司员外郎董复亨所撰《大学士对南山阴王公墓志铭》。还有后学名士吏科给事中邹元标所撰之《文端公墓铭》碑高树墓前,煌煌德绩,青史彪炳。斯人已逝,斯文在兹!这也许就是亿万斯年生生不息杰出中华儿女的宿命,注定英魂不灭浩气长存,昭示着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绳绳绵继永远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作者简介:康继文,现在山阴县教育科技局工作,兼任山西省三晋文化研究会理事、朔州市作协副主席、王家屏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万历二十年(壬辰,1592)正月廿一日壬午,礼科都给事中李献可等奏请豫教皇子,言甚切。上以“小臣烦激违旨侮君”,降献可职调外任,余俱夺俸。王家屏封还御批,谏言:“详阅疏词,第请豫教,非请册立。皇上念豫教当早,宜纳其言;即不然,宜贷其过。而遽加降罚,窃恐转滋争论,烦聒无宁时。”帝益怒,谴谪者相属。家屏遂引疾求罢,上言:“汉汲黯有言:‘天子置公卿辅弼之臣,宁令从谀承意、陷主于不义乎?’每感斯言,惕然内愧。顷年以来,九阍重闭,宴安怀毒;郊庙不飨,堂陛不交;天灾物怪,罔彻宸聪;国计民生,莫关圣虑。臣备员辅弼,旷职鳏官,久当退避。今数月间,请朝讲,请庙飨,请元旦受贺,请大计临朝,悉寝不报。臣犬马微诚,不克感回天意,已可见矣!至豫教皇储,自宜早计,奈何厌闻直言,概加贬谪?臣诚不忍明主蒙咈谏之名,熙朝有横施之罚,故冒死屡陈;若依违保禄,淟涊苟容,汲黯所谓‘陷主不义’者,臣死不敢出此!愿赐骸骨还田里。”帝得奏不下。次辅赵志皋亦为家屏具揭。帝遂责家屏“希名托疾”。家屏复奏言:“名,非臣所敢弃;顾臣所希者,陛下为尧、舜之主,臣为尧、舜之臣,则名垂千载,没有余荣。若徒犯颜触忌,抗争偾事,被谴罢归,何名之有?必不希名,将使臣身处高官,家享厚禄,主愆莫正,政乱莫匡,可谓不希名之臣矣,国家奚赖焉?更使臣弃名不顾,逢迎为悦,阿谀取容,许敬宗、李林甫之奸佞无不可为,九庙神灵必阴殛,臣岂特得罪于李献可诸臣已哉!”疏入,帝益不悦。遣内侍至邸,责以“径驳御批,故激主怒,且托疾要君”。家屏言:“言涉至亲,不宜有怒;事关典礼,不宜有怒。臣与诸臣但知为宗社大计,尽言效忠而已,岂意激皇上之怒哉?”于是求去益力。而此时离他任职考满已不到两个月,有人劝他少濡忍以就大事。家屏曰:“人君惟所欲为者,由大臣持禄、小臣畏罪,有轻群下心。吾意大臣不爱爵禄、小臣不畏刑诛,事庶有济耳!”众服其言。“是时,主器未定,公车之章十九寝阁,人心摇摇。先生适独身守直,尝一日而中旨七下,大约微匿其端以为尝。先生条答侃侃,引大义力诤。最后旨出,语濅迫,时日下崦嵫矣;先生急,不及授简,直口语中使:‘老臣七尺,一日未蓐蝼蚁,终不敢狥主非礼。’中使失色股弁去。居无何,上忽传语尚方,促选玉带将赐王先生,先生亦为弗闻也者,上意愈不怿。”(赐进士徵仕郎中书舍人年家后学沈珣《王文端公奏疏序》)这位三十岁的万历皇帝整日价与郑贵妃如蜜糖一样地胶着着早默许下要立他俩生下的皇三子朱常洵为后继者,因而对这位与他皇考年岁相髣髴、辅导自己从少年到成年仍这么认真固执坚持保守祖宗法度的师相“王阁老”是爱恨交加恩威并施,为了挽留并让家屏屈服甚至威胁说要取先生性命。“上嚄唶谓:‘夫夫傲弄人主为名高,是颈立堪膏吾属镂耶?’时先生席藁累日,中外皇皇,谓且有白冠剺缨之事,而先生故夷然自慰也:‘尧舜在上,必不使吾为龙比。’”(沈珣《王文端公奏疏序》。龙比,指(关)龙逢(亦作“龙逄”)、比干。)赶上本年科考又要廷试了,王家屏给出完策题就又以病辞免廷试主持并乞罢,万历帝知家屏终不肯复留而诏驰传归。即于三月十八日戊寅离京,四月初二日辛卯回到山阴故里,常居于南洲山庄,并以县名由来之南屏恒山支脉翠微山一峰“佛宿山”(俗谓草垛山,亦名复宿山)命名书房为“复宿山房”。六年政府,三年执政;柄国半载,强半杜门。“以戆直去国,朝野惜焉!”(《明史》本传)

    万历二十一年(癸巳,1593)十一月初二日壬子,妻子李氏病逝。周年后卜葬于县西北三十里桑干河九龙湾河阳堡西侧,并迁葬前妻霍氏同冢。万历二十五年(丁酉,1597),捐资躬督建河阳桥。万历二十九年(辛丑,1601)十月,皇太子朱常洛立,“正位东宫,上未尝不肃公用公言也。”(沈一贯《文端公神道碑铭》)“天下咸服天子之圣神,而谓公所感悟力亦居多。”(赐进士出身、赞善大夫、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知经筵日讲制诰、门生叶向高撰《复宿山房集序》)万历三十年(壬寅,1602),蒙覃恩进光禄大夫、柱国、经筵日讲官、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万历三十一年(癸卯,1603)十二月廿一日庚戌大寒(公元1604年1月2日),卒于山阴家中,享年六十八岁。“公以议册立不合去,然上从造膝来称公‘端人’,早登筵大用;虽去未尝忘,方将起之而不待也。”(沈一贯《文端公神道碑铭》)遗侧室林氏、徐氏、门氏及八子二女。

    那时的雁北山阴县“广五十里,袤七十里,周围三百五十里……居然一冠带之区,而又列于荒徼……虏易驰突,兵马灾疫,城乡不过六十村堡,人口将及六千余众。”(明刘以守《山阴县志》)。就在这么一个边陲小县的荒漠上诞育出王家屏这样的一个人,他吸吮着山阴县这块贫瘠土地的乳汁成长起来,跨越关山,步入京城,在芸芸江南才子的风起云涌之中,跻身登上了大明王朝的权力顶峰。或许有人觉得王家屏真是想不开:好不容易到了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地步,既有这么好的皇帝老儿倚重看好,你也乐得明哲保身当好好先生,管他三七二十一还是四七二十九,“羊羔美酒天天有,稀里糊涂度春秋”!甚至拿出一些当官的奉为圭臬的“弯如弓,可封侯;直如弦,死道边”、“哄死人,不偿命”以及《红灯记》里日本鬼子鸠山劝说李玉和那一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市侩信条来衡量揶揄“王阁老”,那真是鬼灵精“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难怪面对红尘滚滚衣冠楚楚世俗百态走肉行尸,有人喟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

    诚然,王家屏绝非脱离凡尘的神仙不食人间烟火,他不是不谙世道不通情理,他也有父老乡亲故旧新朋二妻三妾七情六欲,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迎来送往应和酬答,但他心地良善热肠古道是一个读经史学圣贤修齐治平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智节仁勇兼备的人,他做人做事讲原则有尺度负责任敢担当,以道事人用行舍藏,胸襟磊落光明正大;他不是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不择手段投机钻营鼠肚鸡肠睚眦必报口蜜腹剑两面三刀的人,没有花花肠子弯弯绕儿,更没有阴险狠毒暗室亏心,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这几样不仅他自己不会,而且也没有这样鸡鸣狗盗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狼狈为奸。

    他在预修《世宗实录》时,秉笔直书首辅高拱兄捷前为操江都御史以官帑行贿大学士赵文华的劣迹。万历初年,他的一个亲戚在大同吃了官司,向他求助,不得已他写信给大同知县吕坤请帮忙,被以“案件已决结,不能再更改”为由而婉拒,他非但没有因此忌恨吕坤,反而对其秉公办事由衷地佩服、称赞乃至赏识,后来在他到吏部任职时还向僚友们说:“天下第一不受请托者,无如大同令也。”他对待权相张居正始终秉持大节,众所周知,毋庸赘言。在他担任首辅后,阅视山西边务兵科给事中张贞观参论原任巡抚李采菲涉及到他,指称餽遗括取赃罚云:“大学士王家屏坚白不滓,盖皇上所素谅,而讬言节仪之餽,册开不下数百。”王家屏如实禀奏:“臣一见不胜骇愕、不胜愧愤。采菲向为司道备兵朔州,臣之室庐在其车下,迨其隆任本省巡抚,适臣起家入京,节仪。”(《万历起居注》)并求去位,皇上不许。

    有阅视大同边务光禄寺少卿曾乾亨条陈汰冗减俸,在京军官听信流言谓各官俸粮议行裁减群聚入长安门内欲候辅臣控诉,适遇乾亨兄工部尚书曾同亨入朝,“诸卫官遮诉于前,司空(指工部尚书曾同亨)不得行,众益呼譟争掷砖石,禁庭大沸。府君闻状即趋出面谕曰‘天下有叛军,宁有叛官?汝曹敢于禁地窘辱尚书耶?’诸卫官皆散去。已下兵部议,大司马(指兵部尚书石星)恇怯不知所为,夜见府君乞不问,府君不应,揭请谕五府官诘主名寘之法,事遂定。朝绅咸谓府君能镇静应猝,安反侧之变,上闻亦嘉叹不已。”(王濬初《事略》)

    相传,王家屏在为辅相时,在山阴城老家里因与邻家为争宅院边界而致书在北京为官的他,他回信说:“千里捎书为堵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见信后,家人与邻家都各相让出三尺,使得中间形成了一条通道,此后人们为了感念“王阁爷”的德行而把该巷道叫作了“仁义巷”。这要比清代南方某地“六尺巷”的来历早多了。罢归家居时,朝鲜用兵,他贻书经略顾养谦曰:“昔卫为狄灭,齐桓率诸侯城楚丘,《春秋》高其义,未闻遂与狄仇,连诸侯兵以伐之也。今第以保会稽之耻,激厉朝鲜,以城楚丘之功,奖率将吏,无为主而为客,则善矣。”养谦不能用,朝鲜兵数年无功。其深识有谋,皆此类也。再比如,晋北人口头上常说的“王阁爷送女儿——就这一遭”的歇后语,就蕴涵着他忧国忧民廉洁自律的无限深情。

    因为山阴县地在边塞常遭虏害,王家屏曾在雁门关南代州城别置房屋居住一段时日,原想举家移居关内,终因重土难迁及家庭用度恤捐周济人众致日益拮据困窘,只得把代地房屋卖掉仍回到山村,后来连跟随多年的仆人也不辞而别,去世后若不是朝廷赐予祭葬,家里的光景竟至于连丧葬事也办不了了。就在他病笃弥留之际,做梦还同文庄公马自强应制作《题<献芹献曝图>》诗。“乃没,知与不知无不悼惜,盖自嘉、隆以来,相臣之精忠劲节取信于上下、名实纯备终始无瑕,罕有及公者。”(赐进士出身、资善大夫、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知经筵日讲制诰、门生叶向高《复宿山房集序》)天子闻讣而震悼,赐祭葬如一品礼,加祭四坛,诰赠少保,特谥曰文端——“勤学好问曰文,守礼执义曰端。”荫一子为中书舍人。御修坟茔。万历三十二年(甲辰,1604)十一月八日甲申,葬于河阳堡西侧之兆域佳城,诏祭配累赠淑人霍氏、累封淑人李氏并祔焉。

    泰昌元年(是万历四十八年(庚申,1620))十一月二十六日己亥,天启皇帝(是明熹宗朱由校,于万历四十八年九月初六日庚辰即位,其皇考明光宗朱常洛在位仅月余,故仍用泰昌年号)诏加赠旧辅王家屏太保,荫一子尚宝司司丞,仍照考满例给与一品应得诰命。十二月十八日辛酉,诰命加赠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太保,并荫一子任尚宝司丞。诰文曰:“盖上以终当相信之心,持坚不可开之势;兼以时有可乘之惑,掩必无终晦之明。乃因势以启其心,希缘明以破其惑;喜引之爵名而不顾,怒加之放逐而不移。经纶竭补衮之才,肝胆倾回天之力。岂独群情倚以为重,遂开仁爱之心;抑且九重據以为辞,藉塞谗讥之口。倡天下以必不可回之正志,见朝庭有谊不恋位之大臣……惟是执宪典以陈谟,乃能佐辔衔而驭世。人知直言不讳其气神,不知婉画开陈其心苦;人知正色有辞其力大,不知当机立断其识沉。盖燮调勋茂于格心,羽翼功成于佐圣。老成既谢,典刑尚可风人;忠悃不磨,丰采犹能裨治。赞书无斁,旧德唯馨!”

    《明史》说他“性忠谠,好直谏”;“每议事,秉正持法,不亢不随”,“有知未尝不言,言未尝不尽;事有未当,未尝不相与评驳”,“未尝着一成心,徇一偏见”,也“未尝纳一私交,出一私语”;正人在位,“正色立朝”;“制行端严,推诚秉公,百司事一无所挠”。正如他在《答冯文所宪使》中所说:“回想数年政府,尺寸无称,惟独内不敢求知于宦官宫妾,外不敢得罪于贤士大夫。进无隐情,退无私客,解官而返家,徒四壁萧然寒儒,此可不愧于心,不愧于知己者也。”他给首辅沈一贯的回信中说:“盖弟在政府时无他长,惟不植私交,不洩禁中语,与姑苏(指申时行)、新安(指许国)、太仓(指王锡爵)无枘鑿也,是则退而可以无怍者耳!”“道不苟容,弃官如屣;义不苟免,视死如饴。”(王家屏《祭舅氏韩公》)他的家庭渊源自不必多说了,“北边以武健雄资为豪,而王氏独世世长厚,好文学,积源流庆,实生天德。”(沈一贯《文端公神道碑铭》)“方幅严整,气岸高峻,若三门砥柱屹立狂澜之中,千古不移也!”(李维桢《大泌山房集》)人们说他是朝廷股肱、国家栋梁,也多有说是“社稷之臣,非人臣也。”屡被荐,顾宪成等人因而获罪。可惜的是他那个不争气的学生万历皇帝不能善始善终,“酒色财气”内外交困贻祸致于身后二十四年子孙殒命大明覆亡,那是后话了。

    王家屏一生作为不小,作品也不少,但多立就章未存底稿,故散失居多。王家屏去世后,其长子王濬初、次子王湛初裒辑成帙为《复宿山房集》四十卷,于万历三十八年(庚戌,1610)刊出;后于万历四十年(壬子,1612)、四十五年(丁巳,1617)又分别刊出《王文端文集》若干卷、《王文端公奏疏》四卷、《王文端公诗集》二卷、《王文端公尺牍》八卷。《皇明经世文编》录王家屏文稿多篇,《明文海》录王家屏为故首辅张四维作《條麓堂集序》等文。清康熙《御定书画谱·书家传二十三·明五》有王家屏;康熙《御选明诗》录王家屏七言古诗《恭题文皇帝四骏图》之《赤兔》、《黄马》与五律《玉河新柳》计三首;《明诗综》录王家屏七言古诗《恭题文皇帝四骏图》之《龙驹》、《赤兔》、《枣骝》、《黄马》与五言古诗《初入翰林自述》、五律《玉河新柳》计六首,且在王家屏小传后言道:“文端立朝侃侃不阿,因一谏官力争去位,风节固不可及,诗亦雍容和雅,不失正始之音。”但在康熙《御选明诗》与《明诗综》等书王家屏小传中有关其“东阁大学士”皆误为“文渊阁大学士”。清《四库全书》采集《王文端公奏疏》、《王文端公诗集》、《王文端公尺牍》为《王文端公集十四卷》。

    有人说王家屏在罢官后著书立说,这纯属想当然。王家屏除了长时间在南洲山庄训课子弟、闲来读书外,偶尔也去县南沙家寺、瑞云寺、香山、草垛山、馒头山游憩,与乡友结社锤炼诗文,但所作诗文皆有感而发因事应时经世致用,绝没有闲情逸致风花雪月故作扭捏无病呻吟。至于有人说《金瓶梅》是王家屏所作,那是因为他不了解王家屏,既不知道他的身世,也没有通读过他的作品,甚至连《金瓶梅》这种三流文人自曝私生活式样的世情小说也没有好好看过,爆出此说法之始作俑者其人连个文人都称不上不学无术胸无点墨穷极无聊妄生臆想含沙射影大放厥词,世间本来就多心术不正无事生非歪理邪说欺世盗名造谣惑众从中渔利者;“谣言止于智者”,只要大家稍为动动脑筋、设身处地仔细玩味玩味,再自己动手翻阅看看琢磨琢磨,正知正见不难产生,千万别忘了王家屏是“文端公”啊!就他这样一个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特立不群威武不屈始终坚贞顶天立地的伟大人物,无论如何也不至于人格分裂扭曲成像那些“满嘴里的仁义道德,满脑子的男盗女娼”的伪君子,更不至于卑鄙龌龊亵玩猥琐化名成为诲淫诲盗如数家珍的什么“兰陵笑笑生”、“欣欣子”。“山阴佛宿山,文殊所经行处,公更名山房‘复宿’而《集》系之,自有取义在,亦‘文端’之一端也。”(李维桢《复宿山房集叙》)

    就是这样,王家屏生在嘉靖,发迹隆庆,师相万历,官至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从没转殿阁,没任过“文渊阁大学士”,更没有什么“文源阁”。“王阁老”最早是万历皇帝对师相王家屏的敬爱称呼,那时他还位在四辅之末,通观万历朝十多位内阁辅相,得万历皇帝敬称为“阁老”者也止二、三人。事实胜于雄辩。说王家屏是“三代帝王师”纯属误传,可要说是“天下文官祖”却当之无愧。虽然在历代士大夫中不乏谥号“文端”者,可能像王家屏一样铁骨铮铮正气凛凛浩荡乾坤壮阔朝野,而且在泱泱大囯的文明史册上树立起一个“守礼执义”端方之士形象的却绝无仅有。2012年9月9日,中国明史学会秘书长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张宪博与笔者交谈时说:“王家屏确实了不得,是明代历史上唯一没有污点的高官。”诚如万历年汤宾尹在《合祭王文端文》中道:“惟公秉枢,与其归田,自初迄终,壹迹无愆。正色立朝,纯固格天。”“功将身退,道与名完。凡百钦公,风仪岩岩。内廷矢谟,外不闻半。公之大者,别有悃丹……黾勉规随,瞠乎莫前;夺我典刑,仰止邈绵!”因而毫不夸张地说,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乃至将来,王家屏都为世人树起了为学做人的楷模。

    万历年御修王家屏父王宪武墓在今山阴县北周庄村南一公里处,屋宇砖砌,规模宏大,占地十亩左右,正面响堂座西偏北,南北各有侧室,内有时任首辅大学士申时行所撰写的墓表碑,原坟门之前还树有与王家屏同朝任大学士王锡爵撰写的神道碑铭。门外东南方向还有两排石柱、石人、石兽等。御修王家屏坟墓在山阴县河阳堡村北桑干河旁,占地十五、六亩,堂宇也是砖砌结构,内有万历、泰昌、天启所颁诰赠、勑赠、诰命勒石碑。东正砖卷响堂内有勑命诰赠碑五通,门头上石刻牌曰“纶褒堂”;西正砖卷响堂内有勑命碑二通,门头上石刻牌曰“禴祀堂”。东侧房三间,门上石刻牌曰“礼器库”;西侧房三间,门上石刻牌曰“明粢廩”。砖卷坟门一座,上石刻牌曰“山河奥壤”。坟门外有白石柱一对、旗杆一对、石人一对、石马一对、石虎一对、石羊一对分为两列,松柏环绕。坟南里许,有御修门堂三间,门上石刻牌曰“灵承天宠”,东间有大学士沈一贯撰写之《文端公神道碑铭》,西间有大学士朱赓撰写之《文端公墓表》,门前有石狮子一对。有名士吏部验封司员外郎董复亨所撰《大学士对南山阴王公墓志铭》。还有后学名士吏科给事中邹元标所撰之《文端公墓铭》碑高树墓前,煌煌德绩,青史彪炳。斯人已逝,斯文在兹!这也许就是亿万斯年生生不息杰出中华儿女的宿命,注定英魂不灭浩气长存,昭示着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绳绳绵继永远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作者简介:康继文,现在山阴县教育科技局工作,兼任山西省三晋文化研究会理事、朔州市作协副主席、王家屏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关键词: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
 
推荐图片文章  
   
怀仁:加快 ... 换个角度看 ... 朔州:“3·... 
   
朔州的“赖 ... 朔州市首届 ... 朔州站举办 ... 
   
中央民族舞 ... 朔州站塞北 ... "谁院"的多 ...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人员查询    新闻热线:0349-2077222    传真:2150036    监督电话:13103498383    广告:215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