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欢迎浏览黄河新闻网朔州频道!
    黄河新闻网朔州频道>>  
大型系列散文《朔州纪事》之第28节——晨访七里河
编辑:葛慧英    责任编辑:郑斌     2017-06-26 09:35:57        来源:朔州日报

只有到过七里河,你才能感受到目前朔州发生着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就在今天早晨,我以极普通的身份访问了这里。披着已有灼感的阳光,我首先登上了经常路过的开发路七里河西南的桥头。这时才发现,要想领略这里的风光,只能凭桥瞭望,由于施工,所有通向河床的路口都被堵上,而不及河床,无论如何也看不清七里河的真面目。

这次寻访,我并没有做多少准备,只是穿了一身迷彩服,为的是便于接近那些普通的劳动者。在桥北公厕前,我断定那绿树后面必然有路。怎奈厕前坐着一位身着环保服的老先生,不知是天生的长相还是见到我后的本能反应,他双眉紧蹙,板起的青玄色面孔上一派庄严,显示着谁也绝不可冒犯他管辖的领地。他制造的所有气氛都能表明那坚定不移的原则性,跟这种人做沟通是无用的。若是管厕的,好说,我不用厕;若是管路的,麻烦就大了。我只能硬了头皮但故作镇静地走入厕后树丛,老先生没有反应,看来他是管厕不管路。见得厕后污物,才推测出这座公厕是不得使用的。果然,树丛中横着一条不成道的通道,可轻意来到河床。

看得出,各路人马早已开始了劳作,广场上铺花砖的、步行道上码边的、河水里割苇的、不时有机动车零星往来送料的。人虽不多,但足以构成一幅极具生气的劳动风俗画。往西看去,一座现代化桥梁的架构已经显现,由三大弧两半弧组成的桥型横跨南北,等待着朔人的检阅。虽只是施工脚手架所搭成,也已叫人感受到两岸贯通的恢弘气势。特别是根根钢管纵横交织,织成一格格方孔,孔与孔又组成了孔窝,远看恰似蜜蜂所造。只是蜂窝为多边此为四边。不管几个边,里面都酿藏着甜蜜。那是特供朔人的甜蜜!几架吊塔伸着长臂,在那桥架上空划来划去,是在蓝天上书写最好最美的文字吧?现代化的作业,已非人海战术,大桥施工处看不到几个人影,偶尔晃出一个安全帽,也只觉得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点缀,点来了生机,缀上了绮丽。往西只能走到这座称做顺义路大桥的施工场附近,折回来,我才细数了一下北河床的基本构造:中间自然是清粼粼的河水,那是朔州几代人的梦想!靠水是用半身高的护栏相隔的步行道,紧挨着的是跑道,再紧挨着的是机动车道,再再紧挨着的是与前对称的跑道、步行道。尽管工期有异,有的已完成有的还在进行,但大的框架已经呈现,叫人感到几分神奇。往河对岸望去,已经不见施工者,只是看见蜿蜒的白色护栏,颇像巨人母亲的围裙。听说南河床的构造与此一样,已经竣工。

览着这些景观,我已无法抑制一种想用文字表达些什么的冲动。我知道自己够多重,虽有40多年的记者、作家从业经历,可充其量还停留在文字匠的水准。因而,只感觉不管用上怎样的词句,都文不由己地落入俗套。好在工程精彩,项目不俗。

我的职业支配着我,一定要跟劳作者聊聊天。我的服装还真算帮忙,由于有亲近感,工地上的人们对我并不排斥,我先同做广场工程的河南滑县的一位老兄天南地北地侃起了大山。他很有特点,眉毛长,见识也长,说话特干脆,让我获知许多感兴趣的故事。与蹲在那里铺砖的、弯下腰来使锹的、骑着摩托巡工的一些先生交流后才知,他们来自不同省份,四川、江苏、河南、山东、河北等,按种类承做,做护栏的与铺路的互不相干,各有各的主儿,但整个工程是同时展开,整体推进。这使我意识到,现代施工法就是科学。

说话间,南边的几声鸭鸣把我的注意力引向了水面。由毛色不难分辨,它们是野鸭。虽只有几只,但已表明这个种群的特别灵性。怪不得古有“春江水暖鸭先知”,此处岂不是“朔州水清鸭已知”了吗?家有梧桐招凤凰,河有清水引远鸭。绝对是好兆头!它们显然特别兴奋,水中遨游者且不必说,有一只故意从水面上飞起来,由西到东,不久便俯冲下去,待到肚皮贴着水时,似流星一般,“哧”地一声,水面被划出一道青白色的光,像拉直了的闪电般迅疾。于是就有了一道奇景,速光经过之地,留下了刀刻般齐整的水纹。渐渐地,水纹有规则地扭曲,直把岸上高楼所投倒影也扭了几扭,像生渲纸上染了一层青白的色,洇开在灰白的、赭红的楼色中。本来今晨风平波静,七里河畔楼群的倒影直插水中,上下贯通,真的是宏伟、高大,但与其比邻的滨河湾楼群投影,更高更深。那赭红色由灰白相托,更加凸显着高楼大厦的无穷魅力。

钻过桥孔往东,却见更有魅力的景致。不管往近瞅还是往远看,都有别样景趣,河床各项建设已经告罄,只待人们尽享眼福。如果把桥西比作正在梳妆的丽人,那么桥东便是已经梳妆过的。那曲径回廊、那成荫绿树、那相映水天,叫人无法相信,这是置身塞上。就连桥上那车辆的轰鸣决不像是轰鸣,嘈杂的人声决不像是嘈杂,倒像是一支幽婉的曲,为这景致而伴奏。生机盎然就是这种氛围吧?

我正痴子一般,却见三辆中巴驶了过来。一位熟悉的司机说,是市领导冯云龙、陈耳东、温日平、李玉兰、郭海鸿和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视察重点工程。我想,他们肯定是昨天会上听到市委书记王安庞、代市长陈振亮对工程的描述后才有这个行动的。其实,我正是被他们的讲话所震撼而只身前来寻访的。本来,凤翔老矣,已无几多创作激情,但文为感动者作,为职业的使命,更为更多的朔州人民了解这项惠民工程,我竟然披挂出征了。视察的领导们自东向西踏着木桥走过来,他们都跟我很熟,热情地邀我共同乘车一览七里河改造工程全貌。见我上了中巴车,刚被我以拉闲话方式采访过的那位年轻的技术员大概觉得上了当,遇上了老孤狸,我不应该是个穿迷彩服的。不过,我已从他嘴里掏到了真话。

乘车往西走,直到景观山,所有的治理工程全面铺开,煞是壮观。由此山望去,只见绿树、闲置的农田,却怎么也看不到朔州城,如藏猫猫一般,城影儿不见。对了,那是含蓄。

在工程示意图版前,园林处处长王加焕如数家珍般介绍着工程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他的“路桥坝一体”之说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为让我深入了解,他当即在纸上画了示意图。视察的路线在延长,七里河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随之升级。据加焕介绍,别的且不说,光这南北跨河大桥,今年就开建了5座,加上已往的,共9座。

这样,朔州南北就彻底贯通了。

这样,朔州就成了意义深远的大朔州。清波荡漾,碧液穿过城中,只能是江南水乡的特有形象。被煤面子罩过的地方将彻底改变模样。我们不搞形象工程,但改变落后形象的工程必需搞。前者惠己,后者惠民。

待到2018年七里河工程全部竣工的那一天,朔州,这座年轻的城市,该是怎样的一部杰作啊?我想,这工程打开了朔州的街市,更打开了历代朔州人的心结。前者塑城,后者塑人;塑城易,塑人难。这便是我开头说的那个“了不起”吧?

齐凤翔

(速记于2017年6月23日)

关键词: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
 
推荐图片文章  
   
朔城交警圆 ... 怀仁何家堡 ... 山阴交警全 ... 
   
朔州有个地 ... 朔州市实验 ... 山阴交警大 ... 
   
朔州地方戏 ... 朔州市举办 ... “舞动山西 ...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人员查询    新闻热线:0349-2077222    传真:2150036    监督电话:13103498383    广告:2150035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